中國家族財富管理現狀全面解讀
发布时间:              浏览数:

憑著“近水樓臺”的優勢,與富豪家族的資金近距離接觸的金融機構已經明顯意識到中國家族財富管理所釋放的巨大機會,然而真正要分享這塊蛋糕的美味,卻需要這些境內財富管理機構在綜合實力方面的全面提升,因為它在起跑線上就輸給了境外的FO,中國家族財富管理者通過專業的團隊在國內外際市場進行有效的佈局。家族財富管理已經啟動,面對國內市場上的“先天不足”,它開始了一場負重之旅。

近30年的改革開放和財富積累,造就了無數富有家族。有資料統計,截至2011年底,我國的102萬個千萬富豪中,就有6.35萬個億萬富豪,時至2014年,這個億萬富豪的數字又躍上了好幾個臺階。當富豪家族越來越多,當他們財富積累已經達到好幾代都能高枕無憂時,富豪家族的財富管理需求也開始爆發。這些凝聚了第一代人智慧和心血的巨額財富,該如何配置和管理?

根據筆者對大多數富豪家族的調查,在他們眼裡,錢再多也只是數字的增加,財富的保值和傳承才是第一要務。富豪家族想要的是巨額資產在世界範圍內的資產配置,他們希望通過安全的管道進行財富的保值或是隱藏資產。

在此基礎之上,他們看重的是實現可承受範圍內的最大增值,保持資產的流動性和產品分散配置,實現資產安全性、流動性、盈利性三者的結合,並且安全地傳承給後代。

事實上,當下中國富豪家族的財富管理需求無疑是眾多財富管理機構的“香餑餑”,但是作為金融產業鏈的最頂端,家族財富管理在中國還剛冒出“新芽”,面臨著國內管理能力不濟、在國際市場又無法全面打開的尷尬局面。

國內財富管理“力不勝任”

由於國內家族財富管理剛處於起步階段,不少家族客戶反應:“能夠與我們的財富管理需求相匹配的金融工具太少,可以投資的管道也太少!”前幾年國內家族客戶對於財富的保值增值的認知是投資房地產和股票,他們從中也獲益不少,但隨著形勢的變化,房地產和股票的投資已經不再受到青睞,目前國內剛剛興起的是家族財富管理工具是家族信託和大額保單。

家族信託。家族信託(Familytrust),又被稱為私人(個人)信託(Private Trust)。家族信託產品中的委託人多為富一代,受託人多為專業信託管理機構,受益人多為委託人的家族成員。它在保密性以及連續性、資產分割、資產保障(破產隔離)和稅務籌畫上有著較大的優勢,通過在信託合同中對相關各方權利和義務的界定,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信託財產的有效傳承。

就在2012年下半年,平安信託推出了首單總額度為5000萬元的家族財富傳承信託產品後,家族信託開始被關注,並在今年紛紛成為信託機構開闢新業務的“藍海”。目前中國已經出現了幾單家族信託,慢慢地在富豪家族中被知曉。前不久,招商銀行做了一項調查,在可投資金額在5000萬以上的客戶中,有一半以上的客戶願意瞭解家族信託,同時也已經有十幾個富豪家族明確表示對家族信託有需求,家族信託在國內家族財富管理領域內走到了最前沿。

然而,由於國內家族信託剛剛啟動,它並不是真正企業股權的委託,一般只是做具體的貨幣型信託產品,或是將財富進行保值增值管理後的收益給後代。目前還沒做到非常完善的程度。

不僅如此,國內的法律環境還不夠完善,目前依託於《信託法》雖然可以做成傳承型的財富隔離型信託,但卻沒有其他的法律作為配套,讓家族客戶對信託產品有所疑慮。國內家族信託要發展仍需要很大的空間。

如果富豪家族想得更深遠一點,正如一位匿名富豪所說的,“我要如何相信信託機構在50年甚至100年不倒閉,以便放心地把手上巨額的資金交給受託人,這是目前暫時不敢考慮信託產品的原因”。

大額保單。在家族財富傳承的工具中,大額保單常常與家族信託一起被協同運用。家族信託可以確保委託人在身故後仍然能夠貫徹其最初的財富分配和管理的意願,而大額保單則可以在委託人身故後,為受益人提供較好的流動性。

目前這是直接傳承財富給下一代的方式之一。一代給二代買大額度的保險,這不僅是合理避稅的手段,同時還可以憑藉大額保單保證下一代的資金來源。大額保單的門檻為2000萬左右,買這樣的保單,每年保稅收就需要近百萬。

雖然有這樣的效果,目前國內在運用大額保單為家族客戶進行財富管理的機構還寥寥無幾,在購買大額保單時,需要特別注意的是身故賠償金的大小和保單持有機制的設定。由於家族客戶目前對大額保單瞭解有限,加之涉及富豪家族大額保單業務的機構還未真正“浮出水面”,所以富豪家族還不敢大膽嘗試。

除此之外,國內人民幣理財產品、外匯理財產品、開放式基金、貨幣市場基金也都進軍了家族財富管理領域,但由於目前中國的財富管理行業發展速度較慢,私人財富管理服務仍然是初級階段。無論銀行、券商、基金、信託公司,提供的服務主要是諮詢服務,具體的資產配置往往靠客戶自己決定。同時,各財富管理機構往往以“賣理財產品”為導向的模式註定無法真正為家族客戶進行服務。目前國內的財富管理機構主要靠賣理財產品賺取傭金以存活,在對家族客戶進行服務時,未免為利所趨而推薦傭金高的產品,這種不夠專業的服務方式有可能會“嚇壞了”家族客戶。

不少富豪家族富的眼界可能很寬,出於對財富管理的熱望,他們對理財產品的瞭解很深,到金融機構進行財富管理時,可能覺得某些財富管理工作人員比他還不懂,‘在不懂的情況下,還推產品給我,用來賺取傭金。’富豪帶著這樣的心理,多數情況下不會接受這個機構的服務。

不僅如此,除了可配置的金融業的產品稀缺外,家族財富管理的人才還非常匱乏。它需要經過金融行業十來年的歷練,對於家族客戶的情況非常瞭解才可以勝任對家族客戶的財富管理。目前國內私人銀行的不少家族財富管理人員都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他們或許有著名校的學歷和金融的背景,但他們並不瞭解富豪,對於家族財富的管理更是缺少相應的經驗。

 資歷淺的做不好,而資格老的未必會鎖定在財富管理服務,而是直接去做更為賺錢的融資服務。這種人才方面的“青黃不接”,導致家族財富管理人才異常稀缺。

境外投資“資訊不對稱”

隨著國內投資市場的不景氣,股票市場還處於低迷階段,而房地產投資的黃金時期已經過去,富豪家族也越來越覺得財富管理是很重要的的事情,海外投資市場成為他們資產配置的重要“陣地”。富豪家族會更多地考慮如何合理分擔風險,他們通過把財富分散在不同國家以規避單一市場風險、也通過不同貨幣、不同商品類比、不同投資方式進行財富的保值增值。

一位富豪稱:“如果我們有超過一個億的資金,大部分人會選擇放到海外進行打理。”他表示,資產會分散在國外是為了避免受到國內投資環境的影響,使資產配置獲得更大的靈活性。

這是因為,國外的資產管理公司提供的服務較廣泛,如對沖基金管理、私募股權基金投資、母基金投資、藝術品收藏管理投資等服務相對而言比較成熟,一些大的家族也在投資諸如飛機場、碼頭等基礎設施項目,這些項目的負責方是國家,相對比較安全,回報率也還不錯,因此這些項目比較受歡迎。股票債券、公司債、國債、對沖基金,VC、PE等多樣的投資品種都已經很成熟,也可以提供較大的選擇。

在針對家族財富管理的機構上,歐美發達國家的Family Office(簡稱FO)龐大的機構數量也提供了相應的支持,他們具有歷史悠久的私人家族理財機構,除了專門為家族服務的私人銀行和信託公司,也有同時為幾個家族理財的專業理財公司、為市場上多個高淨值客戶理財的商業化財富管理公司,有著只為一個家族服務的單一家族理財師,在很大程度上滿足著國外富豪家族的財富管理需求。

儘管如此,實際中這些國外的FO機構對於中國的富豪家族而言卻未必適用。“富豪對國際市場的瞭解並不多,深怕資訊不對稱而在國際市場的投資‘打了水漂’。這也是目前富豪家族非常慎重的地方。“溝通、文化以及信任度之間的差異和資訊不對稱造成了家族客戶在國際市場的投資上並不那麼順利。

富豪家族不太容易相信別人,他們都不信任任何機構的時候,一個機構的信用關係就被他們看得比較重要。目前國內家族富豪可以通過國內銀行的私人銀行在國外設立的部門、外資銀行的私人銀行部門、國內信託/國內FO與國外合作的機構進行財富管理,這些機構根據家族客戶的具體需要,提供財富轉移、慈善捐助、家庭成員教育等服務專案。

由於投資理念以及對國際形勢的理解差異,富豪與這些財富管理機構未必能達成一致,甚至會因為財富管理顧問的道德風險而蒙受損失。一位不願具名的財富管理機構負責人稱:“前段時間我們與四個中國家族進行對接,但最終選擇放棄,在很多觀念上我們很難達成一致,他們無法接受我們的看法,且警惕性高。”

在這點上,不少國外家族的“小金庫”會放在他們信任的的小信託機構以及家庭理財工作室,因為“這些小的機構非常珍惜為家族進行財富管理服務的機會,他們會很用心地為他們服務好,而且有些機構已經為同一個家族的好幾代服務,建立了比較深厚的信任關係。”但目前這樣的機構還未能與國內的富豪家族建立這樣的深厚的信任。

事實上,由於富豪的資產數額龐大,這些資金必須自己看管才能放心,他們傾向於打造自己的投資團隊。黃威儒認為:“不少富豪家族不願意交給私人銀行或其他財富管理機構,畢竟那些機構只是利用協力廠商機構賺取金額,如果有自己的團隊,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如何建立一個完善的家族監督機制,可以把家族財富管理這件事能夠規範地、有系統性地攤在陽光之下,這需要一定的時間讓中國的富豪家族去建立這樣的意識,並且建立相應的家族資產管理公司與國外的FO進行有效對接。富豪家族的財富管理要良好地走向國際市場還需要時間的發酵。



×意见反馈



看不清,点击换一张

意见反馈成功!感谢对我们的支持。